84年前的一战被载入军史

1935年5月24日

  发生了一件事

  不只被载入国际军史

  还创造了人类应战极限的奇观

  它是坚定信念支撑下精神抖擞的进军

  也是鼓励咱们今天

  不忘初心、持续前进的恒久动力

  这件事便是

  赤军强渡大渡河

今天的石棉县安顺场镇大渡河古渡头,尽管河宽只约当年一半,但河水依然湍急。

  1863年5月,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率部由滇入川抵达紫打地(今安顺场)时,面临湍急的水势一筹莫展,4万多人马被困于河滨进退维谷长达一个多月,不久陷于清军数十万之众的重重包围,终究无力回天,全军覆没。

历史的步履有时惊人的相似,却踩出了完全不同的足印。

  时隔72年之后,1935年5月24日晚,中心赤军先头部队也抵达了安顺场,预备由此渡江。蒋介石方面认定“共军插翅也难飞”,喊出“要朱、毛做第二个石达开”。

  英雄末路之地,没能困住赤军。赤军在此完结强渡大渡河的豪举,并持续人类军事史上的奇观——长征。

  赤军何以在国民党戎行围追堵截下成功避免了石达开的悲剧?

1935年5月,赤军在机敏英勇地渡过金沙江、彝海歃血结盟、佯攻大树堡吸引敌人主力后,于24日夜袭安顺场,夺得一只小舟。

  1935年5月24日晚,红一方面军主力在大渡河南岸的安顺场一带开端强渡大渡河。次日上午7时,在8名船工的协助下,红一军团一师一团一营营长孙继先带领17名勇士组成渡河奋勇队,顺流向北岸挺进。船到河中心,对岸一个排的守敌集中火力向小舟射击,一发炮弹打在船边,掀起惊天水柱,一梭子弹扫到了船上,一位兵士手臂受伤,渡船像转盘一样猛烈旋转起来。时任渡河指挥员的一团团长杨得志曾撰文回想,经勇士和船工们合力撑船,渡船总算脱离了滑向礁石的险境,眼看离岸边只要五六米了,对岸的小村子里又冲出一股敌人,妄图把勇士们消灭在河滩。生死关头,“神炮手”赵章成及时开炮掩护,兵士们总算跳上岸,击溃敌人1个营,占领了北岸渡头。又缉获了敌人两只船,开端人歇船不歇运送大部队。

Author: admin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